美國快破產 出賣下一代? 人人負債17.5萬(二)

 

直接衝擊一:稅收增加

無底的財政黑洞,不只衝擊老人、小孩,更開始對每一個在美華人造成兩大直接衝擊:稅收增加與美元貶值。

「加稅是必然趨勢,因為債始終要還,一是我們自己還,或是讓子孫還,但最後都只能透過加稅解決。」戈登表示。

不過,兩黨總統候選人不都口口聲聲說要減稅?馬侃說要維持小布希的減稅計畫,歐巴瑪雖要增加高收入家庭的稅,但卻還是承諾要對中產階級減稅。加稅這一議題,似乎無論誰上台都不在選項內。

其實不然,一來,多數專家不看好共和黨的馬侃上台後能說服國會多數的民主黨維持現狀,最終可能妥協,特別是在增加投資稅率上。至於,若是歐巴瑪上台,經營會計師樓近30載的陳操勳直言:「到頭來,歐巴瑪可能違背初衷,使大部分中產階級蒙受損失,而非獲益!」

原因出在,歐巴瑪仍只模糊地說將以年收入20萬元的個人或25萬元的家庭為中產階級界線,不敢說死。陳操勳說明,若以20萬元為基準,這樣高收入者在2005年在美國僅佔5%至6%,而現在這樣收入者的最高稅率已是35%,歐巴瑪最多也只能增到39.6%,換句話說,僅多4.6%的稅,推算下來,對國家稅收助益不大。「這樣是沒辦法應付歐巴瑪對低收入家庭提出的眾多優惠的,最後只得再把加稅門檻降低,收入10多萬元的中產家庭一樣會被加稅。」

要不加稅,只有縮減預算,但這對下一任總統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特別是小布希總統在任內還留下沒打完的仗。

在冷戰後一度減少的軍事費用,在布希任內中東兩大戰爭後,一路攀升,現在已經佔聯邦預算的20%,動彈不得,仗打不完,預算將持續需要這麼多。就算要撤軍,眼前又另一筆更龐大的支出。

今天,聯邦預算中有53%的經費是固定要支出的費用,像是社會安全、醫療保險等,剩下的經費,有20%被軍事費用把持,能運用在教育、交通的費用少之又少。縮減預算難,加上債務龐大,如多數財經專家預期的,增加稅收似是最後的必要手段。

直接衝擊二:美元貶值 美元貶值也會是美國財政惡化的嚴重後遺症。

美元雖不再強勢,但美元仍是國際通用貨幣。1971年前,美元至少還跟黃金掛勾,黃金能保障美元的價值,全球貨幣也安心的跟著美元走。後來,美元與黃金脫勾後,全球貨幣仍跟著美元,但實際上,除了美國政府,已沒有東西能保障美元的價值,換句話說,美國政府理論上是可以愛印多少鈔票就印多少。

這也就造就了奇特的現象:負債的人竟然可以自己印鈔票還債。換做在現實社會裡,金融秩序早就大亂。而多印鈔票的結果,就是貨幣貶值。

所以從2002年起的美元貶值,讓不少人質疑,美國是在變相減少債務。「貶美元,確實是可以減輕債務的,」陳操勳舉例,1960年代時英國因為連年征戰,加上失去大量殖民地,差點破產,政府索性讓英磅大貶25%,債務頓時減輕,英國起死回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能力這樣做的,美國有這能力,這是非到緊要關頭不得已才使用的絕招。」

金融分析機構麥肯錫(McKinsey)在2008年的季刊也做了恐怖的假設:只要美元以比2007年1月時的價值急貶30%,到2012年美國的經常帳戶(Current Account),也就是支出和收入就能達到平衡,而且重點是,美國不僅可以擺脫外國債務人的身分,還能搖身一變成為大債主,讓別人欠美國錢。

這讓各國人心惶惶,抱著過多的美金反成燙手山芋。也難怪,中國政府在2005年宣佈不再單一盯住美元。許多國家也開始持有更多元的貨幣,而非緊跟美元,這也造成美元的進一步貶值。

簡言之,財政黑洞讓美國政府有意識的貶值,讓擔憂的各國也不得不拋掉過多美元,美元貶值似成為必然趨勢。

儲蓄兼投票 自保要點

經濟蕭條,加上重稅、鈔票變薄雙重打擊,對追求美國夢的人來說,無疑雪上加霜,該如何在這場日漸嚴苛的硬仗求生?

「從軍事角度觀之,幾乎所有戰役的最後致勝關鍵,不在兵力多寡,而在存糧夠不夠。」定期撰寫政策專欄的史特力表示,在這樣的經濟危機下,足夠的儲蓄是最重要的。語畢,他笑道:「我想除了美國人之外,大家都很會存錢,像是中國人就很會。」

的確,華人向來善於存錢,但存錢不是想存多少、存在什麼銀行都可以。會計師陳操勳特別強調在存款前,要先注意銀行是否有加入FDIC(聯邦存款保險公司),萬一銀行倒閉,存戶能至多能保障取回10萬元。「之前在加州倒閉的IndyMac雖然有加入FDIC,但因為在倒閉前銀行以高利率吸引大量人存超過10萬元,結果銀行一倒只能拿回10萬元,欲哭無淚。」

關於儲蓄,鄭竹園教授特別建議即將退休約50歲左右的人士,現在起就要存3、4成薪水,才能足夠應付退休後的生活,除了依靠政府的社會安全基金,和與雇主合作的401(K)退休帳戶,最好還有自己IRA個人退休帳戶,「像是傳統IRA把錢存入後,可一直到71歲才取出,屆時才付稅,是存錢避稅的重要方式。」

除了儲蓄,在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經濟系任教超過20載的馬澄濤,也特別呼籲手上的貨幣要多樣化,少抱美金。而面臨美金貶值的危機,做投資也是自保之道,「重點是,不要把錢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除了顧好自身財務,身在民主國家,國家的未來其實是可以操縱在人們自己手上的。

「美國國運是否能有轉機,今年總統選舉是關鍵。」雖身為律師,卻也長期關注美國國債等經濟議題的戴禺,認為過去8年的美國經濟確實往錯誤的方向走。

不過,這次的總統大選,兩組人馬都沒提出如何減輕債務,甚至只提出模糊的平衡預算政策,令人頗感失望。

「沒人談這議題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只有最誘人的議題才能拿到選票,談負債,選民沒興趣,」戈登表示他並不因此失望,他說在《I.O.U.S.A.》紀錄片推出後已引起廣大迴響,除了明年會在電視上播放之外,有不少教師看了後,紛紛邀請該片至學校放映,讓他們學校國家未來的主人翁瞭解自己可能面對的未來,而自己的父母親又能在此刻做些什麼。

「我想總統候選人也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如果我們能選出更在乎預算平衡、稅務改革議題的議員,最後還是會影響總統的決策的,」戈登說:「美國不能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了。」

美難逃厄運 做足準備

日前《紐約時報雜誌》上有篇名為「厄運博士」(Dr. Doom)的文章,敘述的是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諾力爾‧魯比尼(Nouriel Roubini)的故事。

最先預言美國地產泡沫化厄運的他,現在則預言經濟危機厄運即將降臨美國,因為美國有著「如次級貸款般的財政系統」,而這是他經長年研究得出的結論。過去,他提出地產泡沫化時,人家當他是瘋子,現在他提出美國經濟崩盤時,人們視他為先知。

有哈佛大學血統的魯比尼,過去作了一系列關於1990年代新興國家經濟崩潰的研究,從1994年的墨西哥、1997年的泰國、印尼、韓國亞洲金融風暴、1998年的俄國與巴西,到2000年的阿根廷,他發現現代國家經濟要崩盤有一大共同點:赤字太多,支出大於收入。

在瞭解癥結點後,他決定找出下一個會經濟崩盤的國家,反覆研究比較許多國家後,他驚訝地發現,下一個面臨風暴的國家就是:美國。

於是,他開始發表文章,其中也包括預測地產泡沫化的文章。現在,他也預言,嚴重的財政黑洞,將會造成外國投資者不再投資美國,而且開始拋售美元。「美國帝國其實已經開始土崩瓦解。」

他的厄運預言是否會再次成真?人人屏息以待。

「如果說經濟會繼續再惡化,實際上,我們並不能做什麼,這就像天氣繼續變差一般,」馬澄濤說:「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心理準備,帶好雨傘當防備,然後,繼續往前走。」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