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台灣長期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事實必須要正視 (轉載 王麗莎專欄)

去年的G20各國政府揭示各種經濟刺激方案。今年的G20,各國政府讓金融刺激方案退場,大砍預算赤字。免得各國的負債繼續惡化。 國內媒體對G20的報導很多,但是沒有人問到:為什麼台灣不在G20的會員國名單中? G20名單當中的「後段班」國家,全部比台灣的GNP和GDP要低,他們還進得了G20,台灣卻不能。(如同所有國際組織針對台灣會籍的態度,我們退出聯合國之後的那個時代,國際組織紛紛「排我納匪」。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現在,他們的態度更進一步的變成「有中無台」。) 像台灣這麼大的經濟體,在國際金融和財經形勢之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然而,台灣卻不能加入G20的運作。以國際現實而言,這是完全不合邏輯和道理的。如此一來,台灣的經濟實力無法貢獻於國際社會,有金融危機的國家無法借助台灣的幫助來改善他們的狀況。這是國際經濟體(如G20)的損失。 當然,如果台灣用阿Q的心態退一步看:不能加入像G20這種國際組織反而是我們的「收穫」。因為台灣不交會費,倒是省了不少錢。套句洋人說的話:「Their loss, our gain.」台灣長期被國際社會排擠,被國際組織邊緣話的態勢正在持續當中。這個時候,我們聽到台灣老百姓的愛國心聲。為自己的國家加油打氣,非常令人感動。例如一位養蠶的農夫拒絕東北亞國家(日本和韓國)以及東南亞國家(印尼、馬來西亞…)邀請他去教他們養蠶的技術(該農戶研發出「平面吐蠶絲」的秘訣)。這些國家都出大錢請他去傳授秘訣,但是他一概拒絕。理由是:他要把技術留在台灣。 他說:「雖然我愛錢,但是我更愛我的國家。因為出再多的錢,要我去教他們養蠶絲的獨門技術,我就是不幹。因為這門技術絕對要留在台灣。(但是我可以免費教給台灣的人,有興趣的可以來跟我學。)」 這種「以台灣為先」的豪語和勇氣多麼令人感動。(不過他也很傻,因為,要是他免費教給台灣的有心人,這些人自然去會教給上面提到的那些「外國人」、「外國政府」。而且他們可能會「賤售」呢。根本不用花多少錢,就能找到「削價求售」、「自我砍價」的台灣人。) 感動歸感動,台灣長期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事實必須要正視。儘管少交一些「會費」,但是不能以官方身份正式參與國際組織,長久而言要付出代價。代價就是台灣的產官學研習慣了自我矮化。反正被排擠是正常的,也就不主動出擊去做開拓外交關係的工作(不是說外館小孩子接電話嗎?)。駐外單位變成閒差,沒事做的單位(反正多做也沒用嘛,還不如「少做少錯,不做不錯」。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與南韓聯合軍演 惹惱北韓 亞洲形勢 歐巴馬政府不大懂 (轉載 王麗莎專欄)

北韓領導人金正日(Kim Jong-il) 把政權傳給兒子金正雲(Kim Jong Eun)的決定終於底定,而且向外界公布。 在同一時間,北韓的「黨」、「政」、「軍」分別授予金正雲正式的職務。而且是很高的職位。他接他老子的班的態勢終於明朗化。金正雲的「尊容」也展現在全球媒體面前。(在此之前,大家都是用他十幾歲在瑞士唸書時期的學生照片) 金正雲是金正日的第三個(也是最小的一個)兒子。現在的年紀才二十七、八歲。 拖了那麼久的時間才宣佈由金正雲來接班(其實沒有「正式官方發文」地宣佈金正雲接班。而是用這種黨政軍同時派會的方式達成佈達和宣傳的目的,達到宣佈金正雲接班的實際效果。北韓都這麼搞的)。表示現任的獨裁者金正日的身體狀況真的不行了,所以接班的事宜不能再拖下去。 這就中了西方媒體和國際政治觀察家這麼長的時間一向以來用金正日的名字(英文名字)開的玩笑「Kim Jong-il, very ill.」(“il”跟生病的“ill”押韻) 台灣因為地緣政治關係,向來非常注意位處東北亞的北韓政治發展(順便指出國際關係和外交事務的術語“geo-political”是「地緣政治」。千萬不要像坊間的翻譯工作者會犯的錯,誤譯為「地理」政治) 然而台灣民間也有不少單位長期以來跟北韓做生意。他們抓住了國際現勢和台灣自己的處境所造成的商機以及利基。怎麼說呢?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不想完全孤立北韓,逼得他們(北韓)為了最後的一線生機而走上絕路。到時候用核子武器等等反擊手段與全世界同歸於盡。這不是沒有可能的,所以,美國「明的」對北韓展開各項封鎖,並且聯合UN(聯合國)對北韓實施經濟制裁行動。但是「暗的」方面(私下,不能公開說的),他們必須要開一扇門,放北韓一條生路,讓民生物資能夠進得去北韓。不能讓北韓民不聊生,真正搞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這個時候,台灣民間的實力就可以派上用場。官方不方便做的事,例如運送民間物資和電子產品、消費品這些項目,台灣的廠商就做得有聲有色。 台灣民間的單位與北韓向來保持某種「友好」的聯繫。這些管道官方當然清楚(美、台雙方),私下也放行(甚至鼓勵)。所以天安艦事件發生,台灣是最早知道真相的國家之一。 不過,最近美國和南韓聯合演習,北韓威脅動用核武。這麼一來,又直接威脅到台灣與北韓之間這條地下通道的暢通。間接地,也會影響到美中台三邊關係的勢力消長(起碼在短期內,在事件解除之前)。 美國處理南韓天安艦事件的手法之粗糙,是二十一世紀以來美國外交運作的低點。希拉蕊聯南韓對抗北韓和老共,如果只是個別案件還不用大驚小怪。要是本事件「暗示」與「明示」美國外交政策的轉向和作法的調整,那麼此次南北韓情勢的緊張對峙,就是個「警訊」。台灣要嚴密觀察情勢的演變,免得遭受池魚之殃,事不關己卻被害到。 最了解北韓形勢的美國人是前CNN的地區主任Mike Chinoy。他做學生的時候就跟著尼克森出訪中國大陸。當上記者和研究學者,他的專才放在美國與東北亞(特別是中國和北韓)的關係。(他的著作「Meltdown」大家可以去找來看看。) 針對這次的南北韓緊張,我跟Mike聯絡了幾次。有點令人憂心的是:我們的看法很相似,都覺得現任的美國政府的外交手法有問題。而且在亞洲關係這一塊很弱,有讓人家牽著鼻子走的感覺。(聯合國秘書長是南韓人,配合老美「產出」一份指責北韓的報告。)我們甚至懷疑,Obama政府可能是自Nixon白宮以來,外交事務經驗最不嫻熟的當屆政府。而且對於總統Obama而言,處理國內問題遠比國際情勢(和外交關係)重要的多。 國內不斷出現的天災人禍讓Obama疲於奔命,無暇他顧。連阿富汗戰爭各方會議這麼大的事都交由希拉蕊全權處理。開完會,她就「順道」到南韓監導美韓聯合演習(行程一併跑完)。照情勢看來,國際關係對美國的重要性還會往下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丹尼爾卡納曼&快樂經濟學 (轉載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對丹尼爾卡納曼(Daniel Kahneman)來說,全球經濟危機中最重要的時候是美國聯準會前任主席葛林斯潘在國會委員會上認錯,他過度相信自由市場的自我調整能力。卡納曼說:“他本質上是說我們所運行的體系框架是錯誤的,這句話從葛林斯潘的口中說出是很讓人驚訝的。”但是對於卡納曼來說,更重要的是葛林斯潘不僅僅把個人,而且把金融機構都看作是理性的。“這對於我來講,不僅僅是忽視了心理學,而且也忽視了經濟學。他太相信市場魔力,可以自我規範並會產生良好的結果。 ”From Kahneman’s point of view, the most important moment of the recent economic crisis came when Alan Greenspan admitted at a congressional hearing that his theory of the world had been mistaken. “Greenspan expected financial firms to protec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哀矜勿喜看西藏獨立運動 (轉載 – 沙塵人間,難滌心垢,虛擬世界,反見真情。)

報導聊聊數語,要論西藏五十年追求獨立始末,當然不可能,但卻已可窺見達賴喇嘛一敗再敗的原因。談判不可能只有一個贏家(除非訴諸武力),不是雙贏便是雙輸,無論大家喜歡與否,現實就是如此。這世界充斥了太多的夢幻理想家,杜造了許多烏托邦,害死了千千萬萬無辜的追隨人民,達賴喇嘛是其中一個,台灣獨立運動人士何嘗不也是。 請別幫我扣上紅帽子,我不是共產黨,也不是統一派,沒有一個台灣人喜歡共產黨,也沒有一個台灣人喜歡和中共統一。那麼不就是應該獨立囉?沒錯,理想上是如此,現實上卻不可能。那些一直嗆聲中共的人士,完全是無意義的叫囂而已,狗吠汽車般的無聊。 台灣人民(或西藏人民)需要的是一個務實的領袖,不是烏托邦的夢幻劇作家。台灣或西藏要獨立,只有一條路,經過中國和美國雙方的同意,無論是現在或未來。叫罵中共鴨霸,埋怨美國不支持,都沒有任何實質意義,台語叫做「越吠越退後」,純然是自欺欺人而已。 人類歷史上滅亡消失的國家成千上萬,西藏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台灣甚至還未曾出現在名單之中。「說」獨立根本就是窮極無聊的舉動,獨立依靠的是「鐵與血」,沒有革命武力,沒有血流成河,哪來獨立?光說不練的奢言獨立人士都是噴口水隨便說說的騙子。 達賴喇嘛憑甚麼讓西藏獨立?憑吐蕃的偉大歷史?憑英美的支持(武力?)?憑中共的放手(怎麼可能)?藏人武力抗暴多次,已經證明完完全全是以卵擊石,徒然犧牲數以萬計的藏人,增加中共軍事控制西藏、漢人移民淹沒西藏的藉口與行動。達賴喇嘛以為有西方社會為依靠,西藏獨立絕對可行,殊不知他根本是西方國家玩弄中國的一顆棋子罷了。獨立?根本不可能,人人知道,就西藏人不知道。 台灣呢?台灣獨立運動依照現今的水準,根本也是笑話一則,想當國父那麼容易嗎?別侮辱自己和別人的智慧吧!歷史上,台灣從不曾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要無中生有更是難上加難,就算可能成功,一百年以上的奮鬥絕對算是短的。現今檯面上這些小丑(沒資格稱之為人物),不過是一群無知可笑的自以為是罷了。 要獨立,學學瑞士、以色列,至少百年的鐵與血還不夠,還要世界強權的共同認可,為了他們的利益平衡(請注意,是為了他們的利益)。西藏如果一開始,或是掌握鄧小平發表善意的時機,及早務實的僅追求宗教自主、文化自主,在某些妥協條件之下,或許西藏目前的問題已然結束。未來?未來沒有人知道,達賴喇嘛能活多久?不肯面對現實正是達賴喇嘛的致命傷,他已經錯過了一切好機會,能撿的石頭越來越小顆。西藏的未來,絕不看好,稍不小心,更可能淪落如同印地安人。 台灣當然不同於西藏,機會大得多,但也絕非容易。希望借助美國武力支持?那可是惡夢一場,絕非美夢。美國不可能和中共為了台灣來一場全面大戰,說實話,台灣還沒那麼重要。何況核武大國之間,是不可能全面作戰的,只能打代理戰爭,如:韓戰、越戰、伊戰。在美國的戰略中,台灣、韓國、越南的意義是類同的,可以用之打場區域代理戰爭,削減對手實力,鞏固自己霸權,如此而已。這種戰爭,台灣人要嗎? 希望中共和平放手(如同那位辜姓老人說)?更純然是世紀大笑話,欲笑悲愴。打一戰?又憑甚麼?沒有美國出兵,台海戰爭根本不用打,三歲小孩都知道結果。那麼乖乖投降囉?又何必。跟各位說一個戰略:一隻小老鼠面對一隻大象,如何作戰?大聲叫囂?聽不見的;吹氣裝很大隻?皮漲破了也看不見;動手動腳?哈!搔癢都不夠力。怎麼辦?鑽進大象的耳朵,直攻腦部。 所以,反對與中國交往的台獨人士,真的是井底之蛙,以管窺天,完全不懂一點戰略。小老鼠的戰略懂不懂?鑽進大象的腦裡,刮一刮,洗一洗,控制大象的腦,影響大象的身體,這才有小老鼠生存之機,懂嗎?唉!就是不懂,只會吱吱叫。 各位評一評,誰才有資格當總統?誰才能帶領台灣人走向未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