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日本人哪些地方值得學習?

轉寄 討論:這篇帖子裏,日本人哪些地方值得我們學習? 一位在中國、美國、日本三地的大學都工作過很多年的中國教授曾跟我説  :「即使中國現在跟日本在一個起跑線上,我們也未必能夠趕上日本。國民素質相差30年。」 一位中國精細化管理專家,準備利用一年的時間考察精細化管理開展最好的日本、德國、新加坡三國。在第一站日本,我們的專家認識到:過去我們只知道日本企業家長于精細化管理,而這種精細化的思想,其實早已根植于日本社會的方方面面。 今年夏天,筆者作為中國精細化管理考察團的一員,對日本的企業、大學和政府的招商機構進行了為期一週的考察。一週的所見所聞,我們對日本企業、機構的精細化管理有了深切的體會,更讓我們感到震撼的是,這種精細化思想已經深深根植于這個國家的方方面面之中。一位中國教授説:「即使中國現在跟日本在一個起跑線上,我們也未必能夠趕上日本。」 雖然時隔半年,但我覺得有必要將一些見聞記錄下來。而當我準備將此文公開發表的時候,我卻不由得擔心:會不會有人看了此文,就認定汪中求沒有民族自尊心了呢,甚或乾脆就説我已經是今日的? 壓力驅使著日本人拼命工作 日本人背後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手,驅使著他們拼命地工作,而且在工作中互相督促、精益求精。 自覺遵守與相互督促 工作時間,日本男性白領最常見的裝束是西裝、襯衫加領帶,即使夏天室外40多攝氏度的高溫也是如此。大熱天裹著這麼正規的裝束,因此業務員在街上中暑昏倒的事情也就不足為奇了。不僅是白領,連出租車司機也都西裝革履,儘管熱得不停擦汗,但就是不會把外套脫下來。事實上可能沒有誰管,但這是他們的職業化習慣。 在日本街頭,經常可以看到60多歲的警察或保安在跑步指揮車輛,專心致志。書店的工作人員趴在地上擦地,跪下來工作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我們去酒店用餐,進餐廳時把鞋子亂糟糟地脫在一起,出來時發現服務員都給我們擺好了,一律頭朝外,一伸腳就可以穿上。 在任何單位,如果有人做事不努力或者把事做砸了,就會有好多「好管閒事」的人上來指責:「哎呀,純子小姐,怎麼這麼做事啊?」「木村先生,你的失誤,讓我為你沒面子啊1我跟日本朋友總結説:「日本人是寧可自己付出更多,也必須要獲得或保留干預和指責他人的權利。」朋友回答説:「真的是這樣。這是一種氛圍,逼著你提高。」 忙工作忙得沒時間做夢 如果工作的事情沒有做完,日本人是不可能下班的,這是他們的一種習慣,很多根本沒法一下做完工作的人就只好推遲下班。一天晚上8點來鐘,我們路過世界 500強之一的住友公司門口,大批員工那個時候才下班。我們很迷惑,是集體加班還是其他什麼原因?晚上11點半,我們在地鐵站看到人流如潮。不少人一天打兩份工,一上車就睡著了,太累了。 在日本,男士平均結婚年齡是35歲,當父親的平均年齡是36歲。很多人甚至都不敢結婚,不敢生孩子的人更多,特別是職業女性。因為女人一生孩子往往就意味著職業生涯的結束。女人不出來工作,主要原因是小孩沒有辦法給別人帶。請一個人帶孩子,比自己打一份工還貴,自己帶孩子五六年,沒辦法再跟得上社會的發展,只好繼續做家庭婦女。 我覺得是政治家在逼日本人拼命,政府的政策迫使你不得不努力。日本人的所得稅非常高,45%;遺産稅更高,70%。不能讓你把錢存在那裏,為自己養老做準備。到65歲,才有可能靠政府的津貼來養活自己,這個時候才可以不拼。 國家給你的壓力太大了,所以必須拼命地幹。有位日本朋友跟我説:「日本人不做夢,哪有時間做夢1聽完,我莫名其妙地傷感。 人際互信與秩序共守 儘管壓力巨大,但日本人的生活卻從容而有秩序。這點從東京市容的細節上就能感受得到,綠化率極高,幾乎沒有見到裸露的土地,即使偶爾有一個小角落空出來,都會種上一株樹或擺上幾盆花。 路不拾遺 東京的房子一般不裝防盜門,很多門是非常薄的木板門和玻璃門。偶爾一樓有防盜網,二樓以上我從未看到防盜網。我們很驚訝,他們怎麼不擔心入室盜竊的問題?此外,多數自行車是不上鎖的,連摩托車晚上也是丟在外面,根本不擔心什麼。 在火車上、在旅店、在會議室,甚至在餐廳,再值錢的包,放在那裏根本沒有人動。京都火車站人流如織,旁邊的餐廳人來人往,餐桌上七八個包丟得零零散散,並不見一個人。所以西方人老聽中國人説,「你先去,我在這兒看著。」人家始終不懂這話什麼意思,你「看」它幹什麼? 我們住過的幾個酒店沒有「查房」之説,你走了就走了,把牌子放在那裏,把費用結清就可以。而在中國住酒店,離開時「查房」的程序必不可少,很多酒店還有物品損害賠償價格表,表現出一種非常深刻的不信任。我們的一位老師,在日本坐地鐵,西裝放在衣架上忘了齲而撿到的人幫他寄到下一站,等他來取,而且燙好、折好。 在商業鬧市區,經常看見女士將翻蓋手機架在牛仔褲後兜上逛街,就這麼著,誰也不在乎。還見過一個女士,背一個很大的包,朝外的第一個口袋就是錢包,我在1米外都可以看得見,她就這麼逛,沒有覺得有什麼危險。 我們總覺得貧富差距過大才會有搶劫盜竊,實際上不完全是這樣。日本也有窮的,至少從各地去的人也有窮的,而且也有流浪者。我這次還找了一個街頭藝術家給我畫了一幅漫畫像,標價1600日元。他畫完以後,自己感覺畫得不好,就只收了1000日元,還一個勁地道歉。 堵車但秩序井然 日本人很講究秩序。排隊是正常的,而且自覺保持1米距離。在自動扶梯上,人們都很謙和地站在左側,讓有急事的人從右側快速通過。 在東京,我們見過幾百人在一個路口等紅燈,沒有一個人亂闖的。車輛在通過路口時也沒有減速的意思,因為所有的人都一定會遵守交通規則,不需要減速,也不可能出現意外。但是,在紅燈轉為綠燈的時候車輛反而慢下來,車可以通行,走到一半的行人也可以通行,只要有一個人還在穿越,車輛就會讓人,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以人為本」。 日本的路並不一定都很寬闊,很少看見超過單向四車道,甚至還有主要公路是雙向單車道。有一次高速路堵車,但還不至於堵得不能行走,只是慢,絕對沒有人插隊,更沒有人急著猛打喇叭。 我們的團隊每到一家酒店,酒店都有人到前面的路口迎接,指揮車輛怎麼開進去,停在什麼地方。我們住過的幾家酒店,都有一個牌子豎在大堂,寫明「某某團隊」 什麼時候出團,並按照時間順序排好,這樣可以避免若干團隊一起出發造成擁擠。如果時間安排出現衝突,酒店會建議某些團隊推遲五分鐘或者十分鐘出發。 深刻的危機意識 日本的版圖大概相當於我們一個四川省,但人口密度卻比四川還要大。地狹人多,又沒什麼資源,而且颱風、海嘯、地震非常頻繁,從這個角度來講,日本是一個非常可憐的國家。正因為如此,日本人有深刻的危機意識。 吃一次涮肉也會覺得無比幸福 日本的學校每月一次防火演習,每季度一次防震演習。每個家庭都備有壓縮防災包,裏邊擱壓縮餅乾、純凈水、保暖衣、手電筒和雨披。日本全社會從上到下都只有一個信念,我自己要拼命,如果不拼命這個國家就完了。 我們去考察豐田汽車公司,豐田做汽車之前,整個日本是沒有汽車工業的,那時的汽車他們叫「自動車」。造「自動車」最早也是由豐田第二代領導人提出來的。他去考察英國的汽車,回來就發奮自己做,把原本很掙錢的紡織放棄了。由於不分白天和黑夜地努力,這個人只活了50來歲。為了民族的發展和國家的進步,日本很多人都是甘願做出自我犧牲。 日本雖然是汽車大國,但企業中層及以下員工幾乎都不可能開車上班,因為停車費奇貴。東京的許多停車場,100日元只能停車15分鐘。多數日本人都買得起車,但是沒多少人負擔得起停車費! 在我們看來,日本這麼發達一個社會,一般人吃飯應該不成問題。但日本人正餐也吃得很少:菜只能遮住一個小碟子的底部,米飯也只有一小碗。我總懷疑日本人很少吃飽飯。至少我在日本工作的朋友,如果哪天能開懷吃一次涮肉,會覺得幸福無比。真不懂日本人這樣是為了健康保持七分飽呢,還是為了貫串一種壓力意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